宜昌,治水七十年

2019-06-28 07:30 來源:三峽日報 責任編輯:李敏

三峽日報資料圖片

西北口水庫

葛洲壩水利樞紐施工

東風渠普溪河渡槽

1959年5月,慶祝霧渡河水電工程湯渡河大壩勝利完工大會

  宜昌,因水而興

  用數字見證:

  140.298億立方米,全市水資源總量。 長江流經市域230公里,清江流經市域148公里,此外,還有長度超過10公里的河流99條。 2500萬千瓦,全境水能儲藏量。

  宜昌境內江河縱橫,水量充沛,且地形地質條件好,河流落差大,蘊藏著豐富的水能資源。

  5.6%,全境水域面積占比。

  宜昌境內大小河流眾多,為飲水灌溉、水電建設、水上交通等事業發展提供了條件。

  多個“最”,世界最大的長江三峽水利樞紐工程、全國最大的葛洲壩水電站、全省最大的清江隔河巖水電站等落戶宜昌。這些大型水利工程的建設,帶動宜昌實現歷史性跨越。

  宜昌,也為水而憂

  用年份記錄:

  1954年、1981年、1998年,長江特大洪水;1958年、1983年、1996年,沮漳河特大洪水;1969年,清江特大洪水。

  反之,1959年至1961年,3年大旱;1966年、1972年、1978年、1988年、1990年、2000年等,也是大旱年。

  長江干流穿越市境,其他河流水量充沛;沿長江、沮漳河等地勢低洼;降水量分布不均,暴雨區、山丘區占境內面積的90%,都導致宜昌旱、洪災害頻發,對農業生產、社會經濟造成巨大損失,甚至威脅人民群眾生命安全。

  新中國成立后,宜昌歷屆黨委、政府根據生產、生活、發展需要,利用優越的自然條件,不斷加強水利工程建設,在減輕災害的同時,推進全市經濟騰飛,發展蛻變。

  從零起步·人民力量

  新中國成立之初,宜昌境內有9.6萬口塘堰,總蓄水能力僅1.6億立方米。

  百廢待興,從零起步,一幅幅民工奮戰、群眾支持的熱血圖景躍然紙上。

  1952年春,宜昌在夷陵區鴉鵲嶺鎮鄧家村興建第一座小水庫——鄧家垱水庫,拉開了互助合作、集資投勞的序幕。

  1953年,宜昌第一座中型水庫——石子嶺水庫在枝江市問安鎮附近動工時,錦旗、慰問信、豬肉、蔬菜等一批批的送往工地,枝江市政府組織赴朝慰問團到工地作報告。民工們深受鼓舞,甚至咬破中指,用鮮血立下誓言:“翻身農民要聽黨的話,庫不修起不回家”!

  有了成功的建設經驗,相關技術人員紛紛轉戰枝江、當陽等地,支持當地中小型水庫建設,進一步改善農業生產條件。

  近十年的技術準備,1958年冬,宜昌第一座大型水庫——鞏河水庫建設提上日程。

  當陽市沮漳河三角洲地帶,是糧棉油生產的主要產區之一。但是,該地沒有骨干水利工程作后盾,常年“鞏河水滔滔流,有水白流靠天收,下雨泛濫水成災,人民遭殃日夜愁”。

  為徹底解決該地區的農田灌溉問題,1959年冬,當陽市選擇新垱河,按中型水庫標準建設鞏河水庫。但恰逢三年自然災害,工程啟動半年后便被迫停工。塵封九年后,當陽市按大型水庫標準啟動復建。

  民工們在工地苦干,晴天一身汗,雨天一身泥,血泡磨成了老繭,老繭又起了血泡;群眾們全力支持,有的主動投工投勞、有的送來南瓜湯、野菜餅……上下同心,其利斷金。1974年8月,工程正式蓄水,“問題河”變成了“母親河”,最大灌溉面積在1978年達到9.9萬畝。

  依托得天獨厚的自然條件,宜昌的水電站建設也慢慢起步。

  1956年,全市第一座農村水電站——宜都市謝家洞水電站建成發電,裝機1臺,容量40千瓦,填補了宜昌小水電的空白。

  飲水難,水難飲,是老百姓的心頭大患。以人民為中心,1958年9月,一窮二白的宜昌啟動了湯渡河水利水電工程建設,讓13萬宜昌城區人用上了清澈潔凈的自來水。

  這也是一項“人民工程”。開工后,2.5萬名民工在主戰場湯渡河村苦戰,5個街道辦的“娘子軍”,3萬工人、學生、職工、干部輪流到東山,餐風露宿、冒寒挺暑,參與建設。

  “周銘烈帶領能工巧匠設計施工的陳朗坪渡槽,跨度、質量都全省第一”“穿洞子隧道爆破時,向余慶為了拔掉導火索,雙手被燒得血肉模糊”“女兒出生滿三天,孫秀英就背著嬰兒上東山修運河”……時隔半個多世紀,重溫這段經歷,參與者們依然熱血沸騰。

  全市上下擰成一股繩,短短幾年時間,宜昌的水利工程從無到有、迅速發展,不僅有效抵御了自然災害,還讓人民群眾慢慢過上了好日子。

  建設高潮·經濟騰飛

  20世紀70年代開始,宜昌掀起了水利建設的高潮。

  馴服長江,1970年12月30日,葛洲壩工程開工,全國5.5萬名水電精英匯聚宜昌;1994年12月14日,三峽工程開建,“高峽出平湖”的夢想成為現實。

  開發清江,隔河巖水利樞紐、高壩洲水電站等落戶宜昌。

  “世紀工程”“國家項目”青睞于此,宜昌實現了小城市到大城市的歷史性轉變。

  聚焦本地,水利工程也不斷升級,在提升人民群眾生活、生產水平的同時,為經濟發展立下汗馬功勞。

  如讓黃柏河流域一水多用的灌溉、水電、城鄉供水綜合開發工程。

  20 世紀60年代初,連續3年特大干旱,宜昌糧食主產區出現田旱苗死、庫干河斷流。

  水利是農業的命脈。為改變這一局面,省、市水利部門進行了大量調研,確定從黃柏河引水,滿足農業灌溉需要。

  如何引?受地質條件影響、技術能力限制、葛洲壩工程需要等,相關部門四改方案,直到1977年,確定興建東風渠總干渠,上引黃柏河東支的尚家河、西北口和天福廟3座梯級水庫電站尾水,下連灌區內的水庫、堰塘、泵站,形成“長藤結瓜”的灌溉網絡。

  方案再三修改,但并沒有影響工程進度。1966年冬,尚家河水庫、東風渠總干渠在分鄉鎮上游20公里處開工。

  當時,工地上只有攪拌機和鼓風機兩種機械,但他們相信“人定勝天”。“每天60個人一起轉動絞車,把混凝土一桶一桶遞上高空、澆灌至槽頂。”就是這種“敢叫日月換新天的”干勁,讓彭明忠等建設者們“徒手”堆出了普溪河渡槽,讓東風渠逢山穿山、遇谷架橋,把水送到了夷陵、枝江、當陽的田間地頭。

  渠首工程完工后,宜昌又本著先易后難的原則,建設了天福廟、跑馬、胡家畈、火山口、西北口等水庫,以及數百條干、支渠道。

  星羅棋布的渠道,讓東風渠實現灌溉耕地118.48萬畝,收獲了“宜昌糧倉”的美譽。

  更重要的是,通過梯級開發,黃柏河流域的水電經濟效益得到充分發掘,僅東支庫容就達到3.5萬立方米,裝機49956千瓦,年發電量1.8億千瓦時,為宜昌工農業發展和經濟振興發揮了重要作用。

  與此同時,全國農村電氣化試點的春風吹到了遠安、長陽、興山等地,成功帶動地方經濟復蘇。

  水電基礎厚實的興山縣,在成為全國首批農村初級電氣化試點后,僅用6年就實現全縣用電自給自足,山區百姓“樓上樓下、電燈電話”,“全國水電明星縣”聲名鵲起。

  更重要的是,小水電孵化了興山縣域經濟的命脈。首創“礦電化一體”發展模式,興山縣將30座水電站劃歸興發集團,每年為企業節約用電成本近2億元。興發集團順勢做大,從一個山溝溝里的小化工企業,迅速成長為中國企業500強。

  水土保持工程也日新月異,成功撬動小流域經濟振興。

  如,地處西陵峽北岸的太平溪小流域,過去,境內地形起伏,山體破碎,溝谷幽深,不利于農業生產。1981年,宜昌啟動太平溪小流域水土流失治理后,通過10年的綜合治理、精心管護,讓流域初現山川秀美景觀,并崛起西陵茶葉公司等龍頭企業,輻射小流域內商品經濟迅速發展,讓當地經濟總收入從50.7萬元飆升至3242萬元。

  這個階段還有一件不得不提到的重大事件——九八抗洪。1998年,長江遭遇百年一遇大洪水,解放軍指戰員、武警官兵、公安干警與人民群眾眾志成城,筑起人墻,譜寫了一曲抗洪贊歌。也因此,促使國家將一部分民堤民堰納入國家規劃統籌安排、建設,也提醒宜昌更加深入地思考城水相融的歷史課題。

  綠色發展·生態優先

  進入新時期,宜昌開始以更理性的方式與水相處。

  對長江,宜昌壯士斷腕,推進沿江134家化工企業“關改搬轉”,并對“留白”的岸線進行覆土復綠,還岸于江,筑起更長、更綠的堤防。

  對清江,宜昌清空庫區86萬平方米網箱,引導漁民轉型上岸,探索實施工廠化養殖,讓水質得到持續好轉,恢復往日生機。

  對黃柏河,宜昌創新綜合執法、生態補償、河長治河、地方立法等,對全流域進行系統、全面的綜合治理,呈現河水清流、白鷺翩飛的美景……

  對待水利工程,宜昌也多了幾分敬畏。

  曾經保障生活用水的飲用水水源地,需要下更大力氣保護。

  官莊水庫是宜昌城區主要的飲用水水源。2006年,宜昌劃定了官莊水庫飲用水水源保護區,禁止新建、擴建與供水和保護水源無關的建設項目。夷陵區官莊村順勢而動,關停魚塘、整規生豬、還原墾荒,保證區內水質維持在國家地表水Ⅱ類標準。

  曾經推動經濟快速發展的小水電,需要朝著綠色轉型升級。

  興山縣水能資源開發分布曾這樣記錄:84個水電站分布香溪的3條支流上,這些小水電站將河流肢解成一小段一小段的,最近的兩個水電站距離只有700米。

  水電站攔壩取水,河道砂礫層大量吸水,導致香溪河三條主要支流均出現過季節性斷流。

  對不符合生態要求的小水電,興山縣堅決予以關停。2017年11月,耿家河水電站第一個被關停,緊接著,是臥佛山等3家電站,沒有關停的紙坊河、白石板溝等6家電站轉型供水或人造瀑布,74個水電站被強制實施生態放流。

  放眼宜昌,《宜昌市小型水電站生態流量泄放工作方案》也適時印發,先后取締關停35座未實施環境影響評價的小水電站,并督促全市465座小水電站實施生態流量泄放。

  曾經提供生產用水的蓄水灌溉工程,需要不斷提高灌溉效率。

  2014年,三洲灌區節水改造項目入選國家農業綜合開發項目。枝江市用一年時間完成水源工程更新改造、灌排渠治理以及附屬渠系建筑物整治,實現年增節水能力 323萬方,年增供水能力239萬方,灌溉保證率由50%提高到80%。

  乘勝追擊,枝江市又編制了劉巷、江口、七星臺三個重點中型灌區節水配套改造的長期規劃,根治影響灌區正常運行的“卡脖子”問題。

  除了通過工程措施減少水量損失,宜昌還借助水權改革,增強群眾的節水意識。

  宜都市作為全國水權改革試點的唯一縣級市,通過先建后補的方式,發動村民對堰塘進行清淤、補堤,恢復蓄水功能。同時出臺了水權改革登記辦法,對堰塘進行全面摸底,然后根據農戶的使用情況,分配水權份額,確定管理責任人,頒發水權證。

  同樣是這些堰塘,同樣是這些村民,過去,塘損水污,農業生產欠保障;現在,塘滿水綠,新型產業蓬勃發展。

  “讓群眾一起參與到保水、節水、護水、愛水行動,為實施鄉村振興提供水安全保障。”宜都市水利和湖泊局局長張祥艷有感而發。

  下游用得少了,上游留下的自然就多了。“1988年,我們通過核對灌溉面積定額收取水費。但因為缺乏計量設施,水資源浪費嚴重。”當陽市泉河水庫管理處工作人員姚太新告訴記者,如今,灌溉面積沒有變,供水量卻較過去減少了432萬立方米……

  宜昌與水的故事還在上演,水利工程的建設步伐也未曾停歇。但我們相信,未來,經過時間的磨合,宜昌一定會以更好的姿態與水共生、共贏。

  三峽日報全媒記者 楊婧 通訊員 程錫勇

熱點專題
双色球官方的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