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利故事(組詩)

2019-06-27 07:25 來源:光明日報 責任編輯:李敏

  作者:李訓喜(水利部辦公廳,有詩作發表于《詩刊》《星星詩刊》《詩歌月刊》《綠風》等報刊,出版有詩集《誰能把一朵玫瑰舉過天空》、詩文集《交叉》。)

  三峽大壩·脊梁

  她的根深深扎進幾億年前

  地質年代孕育的花崗巖里

  飽含著地殼的冷峻與火熱

  凝結著鋼筋混凝土的頑強意志

  從三斗坪的幽深峽谷挺拔而起

  桀驁不馴的大江在她的懷中

  舒卷著溫柔低回的云朵

  川流不息的浪花在她的指間

  化作崇山峻嶺里的萬家燈火

  李白和杜甫顛沛流離的一葉扁舟

  如今變成滿載希望的巨大貨輪

  在她雙臂的托舉下掠過青山

  驚飛兩岸正在啄食的鷺鳥

  此時,她就在我的詩歌里

  在億萬雙眼睛的凝視中

  這是萬里長江上真正的守護神

  這是一個民族最為堅強的脊梁

  南水北調·白鷺

  一群白鷺在滹沱河里嬉戲

  時而闊步前進,時而上下翻飛

  有時又把思想的長喙探入水底

  叼起一條令人驚奇的游魚

  為了這幅溫馨的場景

  我們等待了幾十年

  等來了南水北調生態補水

  干涸的水道重新開口說話

  高潔的白鷺頻頻頷首致意

  河長·舅舅

  七十多歲的舅舅當上河長了

  每天三次巡河,風雨無阻雷打不動

  在河邊電魚的六侄被他抽了耳光

  往河里偷倒垃圾的五嬸遭他臭罵

  有一艘采砂船被公安拆了

  船主找上門來要卸他大腿

  “老不死的,人都被他得罪完了

  就把那條河當成兒子養活你吧”

  清明節我返鄉,舅母一邊數落

  一邊拿眼覷著舅舅

  看得出,她對這個中國最小的“官職”

  既有些自豪,也有些發怵

  《光明日報》( 2019年06月27日09版)

熱點專題
双色球官方的app